正在阅读:白酒行业迎来首轮涨价,业内:控价意义大于涨价意义
商务中心

白酒行业迎来首轮涨价,业内:控价意义大于涨价意义

2020
04/02
10:14
新京报
分享
评论
0

在渠道库存犹在、消费场景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,白酒行业却迎来了首轮涨价。其中,茅台部分酱酒出厂价上调10%-20%,剑南春正式落地去年提价政策,53度玻汾、42度玻汾上调了终端供货价和开票价,飞天茅台也传出或在5月份提高出厂价格。

对于此轮调价,业内普遍认为意在提升市场信心、稳定价格体系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由于餐饮业仍未完全恢复,商务宴请、婚宴消费依然受到抑制,因此白酒终端涨价的基础并不存在。有渠道商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部分品牌在调价后加大了促销力度,实际售价较调价前还有所下降。

白酒行业迎首轮涨价潮

有渠道商透露,部分茅台酱香系列酒产品出厂价已上调了10%-20%。而自4月1日起,剑南春水晶剑、珍藏剑建议零售价分别上调为489元/瓶、788元/瓶;山西汾酒出品的53度玻汾终端供货价也由480元/件上调至504元/件,开票价同步上调15元/件。 

河南海印商贸公司总经理王占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目前茅台迎宾、贵州大曲、赖茅等茅台酱酒系列都在提价,或砍掉费用变相提价。“飞天茅台出厂价目前还没涨,但已有消息传出会在5月份提价。”有业内人士认为,飞天茅台上调出厂价的基础一直都在,此时传出消息很可能是品牌方对市场各方反应的一次试水。

对于玻汾调价,山西汾酒方面表示不做任何评论。据知情人士了解,作为汾酒旗下的低端产品,玻汾在超市、便利店的市场价常年维持在每瓶40余元,餐饮渠道售价略高,但也只有50多元,厂家甚至一度赔钱来卖。因此玻汾此轮价格上调更像是顺应市场的自然行为,而非像其他品牌在疫情下的战略性提价。但据该人士了解,汾酒其他系列已有了提价计划。

在华北某酒水经销商张凯南(化名)看来,剑南春此轮涨价实质是在执行去年的提价政策。早在2019年11月,剑南春就做出了调价规划,其中水晶剑和珍藏级的出厂价分别上调25元/瓶、30元/瓶,但由于“一地一策”原因,正式执行时间为今年的3月1日。

另据国金证券最新渠道调研显示,飞天茅台批价为2050-2100元,环比上涨,短期批价调整系需求端及小商资金压力导致;普五批价为900元-910元,整体渠道库存1个月左右;国窖1573批价在790元-800元,渠道库存均处于良性。

保价稳市意义更大

张凯南认为,很多白酒品牌此时只是表面涨价,更多的是给经销商、资本市场以信心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。在消费端尚未解套的情况下,终端价格上涨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“剑南春去年公布了涨价30元,大家进了那么多货,不涨厂家说不过去,但涨完了又各种促销,导致出货价格比以前还便宜。”张凯南说,自2月份正式复工以来,他一共卖出了不到200箱好酒,虽然相比疫情高峰时有所好转,“但还没有平常一天卖得多”,而烟酒店春节压的货可能要到中秋才能消耗完。

中国酒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,2020年1-2月,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销售收入1207.42亿元,同比下降15.58%;利润253.88亿元,同比下降15.46%。其中白酒销售收入887.20亿元,同比下降11.68%;利润241.70亿元,同比下降8.84%。

最近,张凯南经常到市区里的各大餐厅转悠,发现有的大酒店开业3天就自动关门,一些餐饮企业即便开业也是生意惨淡。“我们这边要求餐饮一桌上座率不能超过70%,婚宴这种人群聚集性的消费根本不能开放。再有,疫情对部分企业经济状况和个人购买能力都造成了打击。这种情况下,大部分白酒品牌并没有涨价基础。”

新京报记者从餐饮业人士了解到,相比广州、杭州等地领导干部带头“下馆子”,北京餐饮企业目前复工条件仍比较严格,堂食恢复率不高,同桌客人不能超过4位,且堂食就餐需要填报身份证件等手续,商务宴请仍未恢复,将继续抑制酒类消费。

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也认为,此轮白酒涨价更多的是为“挺价”。“厂家如果不对大单品提价,就会有经销商低价抛货,破坏价格体系。而提价相当于变相‘贿赂’经销商,提升库存货值,终端价格未必涨。”

一线品牌调价逻辑尚在

为稳住价格体系,多家白酒企业均已出台应对措施。近日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“连续3月不催款”,不追求短期数字,帮助经销商“活下去”;泸州老窖方面也宣布,将从4月中旬起分地区逐步实行配额制,5月前不压货、不促销,5月后实行配额;水井坊严格打击窜货,同时默认2、3月经销商全部陈列任务达标,以减轻市场压力。

张凯南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目前各大白酒厂家都在控货提价以稳定“军心”,如泸州老窖就不会轻易发货。“价格可以说是酒企的生命线,即便市场受到疫情影响,降价可能性也不大。但白酒市场究竟能在何时恢复和爆发,还要看疫情走势。”

欧阳千里也认为,即便是去年接连提价的二线品牌,其价格也能挺住,因为提价产品要么是畅销单品,要么本就卖不动,“提价都是渠道倒逼的,大品牌其实并不受供需关系影响。如果茅台价格挺不住了,其他品牌也就挺不住了。”

王占甫分析认为,从经销商、酒商、黄牛到消费者,对飞天茅台提价都比较敏感,也有人担心疫情会影响到高端白酒的销售,但茅台其实在去年就已做好了提价准备,只是碍于各方阻力一直压着。“从贵州省来看,茅台提价对贵州GDP增长和经济活跃度的提升都是有利的。从茅台这次换帅来看,李保芳在过去一直强调不提厂价,但如今茅台进入高卫东时代,提厂价也不再是悖论。“提价后,茅台价格体系将更合理,能有效压缩社会经销商暴利,打压茅台黄牛乱价行为。”王占甫说。

蔡学飞认为,受市场环境影响,今年非一线名酒的价格可能会出现一定回落,渠道进一步受到头部品牌的积压。上述接近汾酒的人士也认为,高端、低端白酒“两头涨”的逻辑是存在的,但大部分二线品牌此时涨价没有基础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新京报,不代表快消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换一换 相关推荐
精彩组图